晋中最大的权威网媒平台——中共晋中市委宣传部主办 设为首页    加入收藏    广告招商
当前位置-:首页 > 晋中 > 社会 > 正文

欧阳江河:当代艺术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试金石

晋中日报 2018-09-11 23:18:51

绘画我没有更多的话说,这次参加这次画展, 唯一一个不算画家的就是我。我的作品这一次被放进画展中,我想是因为我跟当代艺术有一些关系。我做过策展人、学术主持人,而且也都是和一些中国当代最有影响的画家和艺术家合作,比如说何多苓、张晓刚、徐冰等等,所以我跟当代艺术是有非常近的关系。

我和西川、翟永明等几位诗人有过一个共识,那就是当代诗人有很多区别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就是你有没有涉猎过当代艺术,受过当代艺术的洗礼的诗人,和完全不懂、没有接触过当代艺术的诗人,是有很大区别的。因为当代艺术是一个直接就把当代性带入到你的问题意识、带入到你的世界观以及表达你的感受的这样一种创造性的场域里面。当代艺术在某种意义上讲,是一种试金石一样的东西。

当代艺术,我们更多的讲的是一种质疑世界、质疑自我、抵抗自我、从非自我的角度和眼光来看待自我,从抵抗的抑制的角度来看待世界。在当代艺术里面,当代性这个概念很大程度上是对20世纪以来很多前卫的、先锋的、叛逆的、批判的东西有所吸取以后,形成的一种形态。这种形态有时和主流意识形态是有抵碰的,包括东方的和西方的意识形态有所抵触,和现代性也有抵触。

当代性与现代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现代性在我的理解里,就是它形成了一系列的对世界的固定的看法:价值观、世界观、伦理观、包括政治观等。而当代性更有原始的、更有活力、更少固定见解、立场更活,在时间上也并非从过去到现在,从现在到未来,这样一种单一时间观,它不是进化论的产物。现代性一定是进化论的产物。现代性一定会认为现在比过去好、未来比现在好。当代性没有这个概念。当代性认为所有的时间是同一个时间,同一存在,当下的瞬间和万物合并在一起。阿甘本有一个关于当代艺术中“何为当代性”的看法,其实我们可以移植到对诗歌的看法里面。他认为当代性就是“同时代性”,同时代性里面包含了一种“抑制性”,一种对当下瞬间出现的优越感和固定性有所质疑、say no的一种勇气、一种批判立场,这是当代性里面很重要的一点,这是现代性所不具备的。现代性一定是认为西方的东西比东方的好,现在比过去好,未来比现在好。带有技术性的东西、带有市场性的东西、带有西方民主性的东西,一定比它的反面好。这是一个两厢取舍比较以后的一个固定的见解。这其实是有问题的。因为它直接移植到诗歌、美术等艺术的创造性上的时候,一定有问题。它可能对战争的判断、对政治的判断、对市场经济的判断的时候,很大程度上是有效的,但是对艺术,过度民主、过度现代性作为绝对正确的选择以后,会导致一系列问题,它会导致精英立场、价值判断、批判意识的、对少数人的意识、对个性,某种意义上是一种中和、稀释甚至取消。这是导致当代艺术的平庸化和平民化、大众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我们对现实的看法,今天的主题是现实情怀的多元表达。这个多元表达,与现实情怀构成一个固定的关系很难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元那么歧义(奇异)那么完全不同的看法和选择,某种意义上讲,真正起作用的并不是我们对现实的看法。

艺术并不对现实直接产生一种判断,或塑造一种正确的现实观念,艺术不这样,文学、诗歌同样如此。艺术、诗歌等他们更多要表达的是一种现实感,而现实感大家都知道,绝不是现实。所谓的现实,最近的表达是新闻表达,发生什么就写什么,但是为什么很多新闻很多媒体上的东西反而没有现实感,不传达时代感,不传达我们对现实的总体的意识意义上的一种感受?它最贴近现实啊,为什么最后变成了一种媒体意识形态,变成了一种译介,而不是思想不是艺术?因为它只是现实,而非现实感。没有比现实更多变的东西。

而现实感是在多变中保持了一种变和不变的比例,它包含了精神性、时代精神,包含了心灵,包含了人,艺术里的原艺术、诗歌里的原诗歌。某种意义上讲甚至上是一种固执的别扭的东西。就如阿甘本在谈到当代的时候,谈到的“不合时宜”,不赞同当下,不赞同现实本身,现实感在此时体现的是一种诗意的、原艺术的东西。一方面我们反对本质,另一方面我们可能又得保存一点艺术的特权的东西。艺术的反现实或者与现实不那么吻合的,现实变成一种意见时,是媒体形态的,一种多变的和暴力的东西,群体暴力,群体的东西有时候也是盲目的和暴力的。我们一定要对现实这个概念保持警惕,对现代性这个概念也要保持警惕,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多元表达和当代性这样的概念。所以我说当代艺术比艺术更有意思,因为当代艺术不是现代性的产物,也不是后现代性的产物。当代性在现代性产生之前已经存在了。比如,杜甫是一个当代性诗人,他那时有现代主义有现实主义吗?所以我对艺术本身不是不感兴趣,但是我对当代性非常感兴趣。所以我认为,中国艺术家是否受过当代艺术的洗礼和熏染的人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这个是我的一个非常粗暴的判断。

诗性绘画可能是一个传统的概念,可能是一个文人的概念,也可能还有一种多变性,这是一个历史的产物,不是一个超历史的。比如说王维那个时代也讲诗性绘画,也讲诗中有画、画中有诗,但与我们现在讲的诗性绘画一定不是同一个概念,一定有一个历史的变化。怎么界定它包括怎样界定诗人的现实情怀,都有一个具体的历史的眼界。

看完这篇内容有何感觉?已有人表态

支持

高兴

震惊

愤怒

无聊

无奈

谎言

枪稿

不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