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中最大的权威网媒平台——中共晋中市委宣传部主办 设为首页    加入收藏    广告招商
当前位置-:首页 > 晋中 > 社会 > 正文

多多:诗歌不是表达,是创造,绘画更是如此

晋中日报 2018-09-11 23:21:50

编者按

9月2日上午,“灵性的回归——中国当代诗人绘画巡回展·太原站在山西省图书馆开展,当日下午,山西省作家协会与山西文学院、山西省作协诗歌专业委员会、山西省图书馆共同举办了“诗人现实情怀的多元表达与诗性绘画的可能”研讨会。全国著名诗人、诗评家多多、欧阳江河、树才、昆鸟与参加此次画展的山西诗人潞潞、唐晋以及本省有代表性的诗人40多人,参加了研讨,山西文学院院长张卫平主持研讨,山西省作协党组书记、主席杜学文出席并讲话。

研讨会上,诗人们从诗人应有的现实情怀、诗与画的互通表达、诗与画创造力的挑战和考验、语言艺术与视觉艺术的关系、诗画创作的艺术价值、诗人与画家的关系、诗歌的现代性与当代性等多方面进行了深入的阐释和交锋,观点新颖、内容丰富、对话热烈,引人思考,给人启迪。本刊编者现场聆听并记录了这场讨论会,现将几位名家的精彩发言梳理成文集中刊登,以飨读者。讨论会更多内容请通过二维码延伸阅读。

诗人现实情怀的多元表达,现实这个词在我的词典之中,是无论绘画还是诗歌,我绝对不把现实当成一个所谓的起点式的平台,我们要在这上面展开我们的诗歌或者绘画。

讲到表达,我个人认为在没有画没有写之前,什么都没有,它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过程,因此它不是表达。表达是什么,我已经知道,现在我用语言或者图像表达。诗歌不是表达,是创造,绘画更是如此,如果事先我知道了,我有了观念了,我开始设计它,然后我制作它。这样的话,实际上放过了最为重要的东西。因为它是不确定的。我最为看重的就是这种不确定,一旦确定它就死亡,我最害怕的就是翻译,写作过程中还是绘画过程中,你明白了,过早地明白了,你就有目的性了,开始引导自己往某个方向走,这种东西到最后是无效的。

诗歌的理解,理解是最后的事情,完成以后我才理解它。不求甚解,这些被批评的东西,在创作过程中极其重要,你得给自己留空间。写不出来你搁一段,画不出来你搁一段。我的周期就特别长。如果你过早地完成了,那是假的,过几天你就发现自己不满足,还得推倒重来。什么时候叫完成呢?也许只是一个次序的颠倒,它就好了,这时候你就理解了,原来我的用意是这个,它的丰富性都出来了,还有它的歧义性展示出来了,这个时候你满足了,所以可以结束了,自己这关通过了,别人说什么我一点儿都不在乎。绘画更是如此,往哪儿走怎么画,我经常喜欢改画,这次展出的一幅画,最早画于2011年,中间改过四次,2013年,一下就把它完成了。这就是潞潞讲到的不确定性,我讲到的偶然,一遍能定下来东西肯定是死的,它的生命就结束了,完全由你摆布,由你的智性摆布,由你的观念摆布,然后你把它逼到一个什么地方去,那个东西是假的,你不能说服自己。我们老祖宗经常讲的一个词叫造化,什么叫造化,不是完全你一个人在那儿做呀,你以为是你画的你写的,不,必然有某个迎合的东西,两者都满足两者都快乐的时候,它就完成了。

创作过程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,不一定是时间上,而是你所思所想所感等等,但最关键的是,有某种神秘性的东西。我也读到一些大家讲到的,起始是神秘的,终点也是神秘。完了以后你仍然不是很清楚,别人看你的画也同样,那其实是最高的。一看一目了然,这画的是什么什么,进行解释性的、还原性的解释,这个东西就完了。不能让人看透的,就是解释不了的东西,可是你又能充分的感受到它们,这两者的平衡我认为是比较好的。

我个人是一个读者,也是一个观者,也是一个自己作品的批评家,能过了自己这关,能够打动我的,也会打动别人。否则,你趁早停下、搁着吧,还没到时候呢。瓜熟蒂落,要讲自然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主审官,你能不能够通过他,你如果足够诚实,你就不会,你就会说我还要等待。

作为诗人画家非常重要的一点要磨练提高自己的技巧,不是说要按照专业画家的那套来提升。这么讲吧,隔行如隔山,诗歌就是诗歌,绘画就是绘画。诗性是要通过画来体现的,不是通过你的词语,你的画没有说服力你怎么解释都没用。那么什么叫技巧呢?有一个画家给我说过一句话,当我们说一个艺术家的技术的时候,实际是在说他的全部。技术、人格、境界这些都是在一起的,不能剥离开来。我们所说的技术不是公共性的技术,而是个人性的技术,你的探索点在这里,你必须提升他,否则就是我们所说的业余啊,这些都不对。我个人对美术界也有看法,别看都是专业的,我特别不喜欢专业这个词,我们在这意义上就不要成为专业的,美术界现在有很多人是会画画的,但是有多少人是艺术家的呢,这才是我们要追问的。什么叫艺术家?会画画就叫艺术家,那太低了。坦率地讲,这样的艺术没有精神性。诗人画家呢,严格地说,我们诗人圈有几个是诗人?你再转到绘画上的时候,也是一个道理,你这行做得好不好,直接决定你在绘画中的精神的点。技术问题是一个每日都在发生的问题,但千万不要说我会画画了,这话极其危险,等你会画画了,还能展示我也能怎么的时候,这是最危险的时候,因为你的原创力消失了,你的兴奋点完全被所谓技术了,啊呀我会“抽”了。抽象是一个很难的东西,今年夏天我就抽了一个夏天,我也要试一试,其实这个没有意义,你要攻破你的难点和限度,不能老是像什么不像什么,那是一种象形,不是形象。今年夏天我抽出了一定的程度。抽象这个东西,就我的理解,是在绘画语言中间,不依赖于任何形象、记忆的内在,你不会这一套东西,你根本没有进入抽象。什么叫绘画语言?很多专业画家很早就进行过学院派的训练,没有这样的积累,像我们这种涂鸦之后直接进入抽象,抽不起来。什么叫才能?敏感就是才能,什么叫敏感,一种敏感是本能的,还有一种是各种类型的不同的敏感性,在自己的画中怎么把它呈现,这个东西很神秘,也是无法说清的,能被言说的就是假的,所以我不太爱参加什么讨论会。

我们作为诗人艺术家在艺术上的追求,经常是非常高的。参展的是15位诗人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。绘画有那么多流派,诗歌也同样,你怎么能不要求一致性的东西呢?也不应该那么去做。

看完这篇内容有何感觉?已有人表态

支持

高兴

震惊

愤怒

无聊

无奈

谎言

枪稿

不解